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應訴美貿易調查 中企須重視復審環節

當前,中美經貿摩擦備受關注,集中體現在301貿易調查、232國家安全調查及337知識產權侵權調查不斷升級,中美貿易投資環境充滿變數,企業對美出口風險驟增等方面。

“美國近年收緊對華反傾銷調查和裁決政策,致使中國企業應訴美國貿易救濟調查時不確定因素增多。”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律師張軒對此表示,中企應厘清原復審調查之間的關系,在應訴難度加大的情況下,通過復審降低中國出口企業的反傾銷適用稅率。

張軒介紹說,與絕大多數反傾銷調查體制,尤其是原復審制度不同,美國的反傾銷調查實行強制性年度復審。具體到對華反傾銷調查,美國反傾銷的基本規則特征如下:原審調查基于往期發生的出口價格和生產及運營效能確定傾銷幅度;根據原審確定的傾銷幅度,在確認美國產業存在損害后,對進口涉案產品征收反傾銷“押金”;原審調查確定的“押金”并不是進口企業最終承擔的實際稅負;企業實際承擔的反傾銷稅負需要經過年度復審進行確認或者核定;復審確定的反傾銷稅率與原審存在差異,按照復審執行,并對原審初裁實行“多退少不補”,對原審終裁執行“多退少補”的征管政策。

美國商務部對浙江某科技公司發起的反傾銷調查就是通過復審降低稅率的成功案例。7月,美國商務部發布了光伏產品第五次反傾銷年度行政復審終裁,浙江某科技公司獲得了2.67%的全國最低稅率。

案件初裁時,美國商務部計算并裁定浙江公司的傾銷幅度高達98.41%,如果該裁定在終裁中得到確認,浙江公司向美國海關已經繳納的近500萬美元保證金將被沒收,還需要向美國海關補繳近6000萬美元的反傾銷關稅。

在案件復審過程中,浙江公司在最短的時間內發現了美國商務部SAS程序中存在的計算錯誤,并在終裁階段向美國商務部正式遞交了翔實且證據確鑿的抗辯意見,不僅指出美國商務部計算程序的錯誤,還對美國商務部在部分原材料及運費替代國價格選擇、雙重救濟調整上的錯誤做法進行了抗辯。

美國商務部在終裁裁決中,接受了浙江公司的抗辯意見,重新計算并裁定浙江公司的稅率為2.67%。根據這一裁決結果,浙江公司不僅不需要向美國海關補繳關稅,還會從美國海關獲得可觀的反傾銷退稅。此外,在本次復審終裁后,浙江公司對美國出口光伏產品,可以按照2.67%的稅率繳納反傾銷稅保證金,這將大幅度降低企業的出口成本。

“應訴是市場的通行證,拒絕應訴等于不戰而降。應對反傾銷訴訟,關鍵就是企業要具備一種積極應訴的態度。同時,企業在日常工作中要注意做好各種準備,保持警惕,加強自身生產經營管理,采取風險防范措施,遇到反傾銷訴訟時爭取一切機會,收集各種證據,努力尋找突破口。”參與過多起案件應訴工作的達明律師事務所律師楊鐘強告訴記者,在反傾銷案件中,企業自身產品質量過硬及整體實力等因素,也對勝訴起到了重要作用。當今,企業之間的競爭不僅是產品質量的競爭,更是一種綜合實力的競爭,涉及企業的安全、環保、職業健康、勞工、商業道德規范等多個方面。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福彩开奖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