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中國女孩李霞:為貧困人口點亮一盞燈

“80后”的李霞做夢也沒有想到,有一天站到聯合國的講壇上,以一名普通中小企業家的身份展示中國制造為世界帶來的改變。

“今天站在這里的是一位英雄。”世界最大的有機酸奶制造企業——石原農場(Stonyfield Farm)創始人加里·赫什伯格(Gary Hirshberg)曾經這樣評價李霞。如今,在國內媒體列出的“十個世界上最危險國家”當中,李霞已經去過7個。她去的目的是為了了解最貧窮用戶的使用需求。為了走進這些地區,連續六七個小時的山路對她而言都是家常便飯。而李霞那嬌小的身形,外加一副黑框眼鏡,實在很難讓人將她與“英雄”或“女漢子”的形象聯系起來。

20世紀80年代,李霞出生在中國東北的一個偏遠鄉村。她家境貧寒,初中沒畢業便輟學了。18歲那年,李霞孤身來到北京打拼,并在工作之余靠自學拿到了公共英語四級證書。

憑著這股拼勁,李霞2001年進入深圳一家外貿電子廠工作。此后,因為勤學肯干和英語過硬,很快從一名普通的流水線工人晉升到管理人員。2004年,李霞決定創業,在深圳有了一家屬于自己的外貿公司,生產并銷售消費類電子產品。

2007年7月的一天,李霞前往印度新德里,準備開拓當地市場。每天在拜訪客戶的途中,她都會經過不同的貧民區。彼時的新德里受到南亞西南季風影響正值雨季,雨水打在貧民區用鐵皮或塑料布圍起來的低矮破舊房屋上,順著屋頂流到地面,又向著不遠處的垃圾堆匯聚。雨幕之下,整個貧民區都散發著一股難聞的味道。

透過車窗,李霞被眼前的場景深深觸動。曾經相似的經歷,讓她似乎看到那些穿著破舊衣衫呆坐在房屋門口的人們那無奈和麻木的眼神。李霞開始盤算,能否有朝一日為這些人做些什么。

對于貧困人群,在西方經濟學中常以BOP代稱。這個縮寫的英文全稱為“Bottom of the pyramid”,即(經濟)金字塔的底層。在一些西方經濟學著作中,根據財富和收入能力,富人被視為金字塔的頂端,擁有大量獲取高額收入的機會。同時,全球也存在另一些人口,因為每日收入不足2美元,而被視為生活在金字塔的底層,而且數量龐大。

在過去的半個多世紀里,全球眾多國家的政府和機構乃至國際社會,都將減少處在金字塔底端的貧困人口作為己任,然而效果卻大都不能盡如人意。為此,C.K.普拉哈拉德(C.K.Prahalad)在他的著作《金字塔底層的財富》(The Fortune at the Bottom of the Pyramid)里提出了一項非常簡單卻極具革命性的主張:不要再把貧困群體看作受害者或社會負擔,而要把他們視為有活力、有創造力的企業家和有價值的消費者,一個嶄新的機會之門就將打開。多年以后,李霞成為那個打開機會之門的人。

2008年,一場全球范圍的金融危機呼嘯而至,給不少企業帶來沉重打擊,但也意外地使電子產業中LED燈和太陽能板的價格大幅下降。“在不同的展會上,越來越多來自南亞和非洲等地區的客戶提到,因為缺少電力,當地民眾迫切想要太陽能產品來替代蠟燭照明。”這讓李霞覺得,曾經那個想要做些什么的機會已經來臨。

“國內的通電率已經達到100%,但全世界70億人口中依然還有12億人生活在黑暗里。像東非、西非大部分國家電力供應長期緊缺,當地約有一半以上的人口用不上電。當黑夜降臨,人們不得不依靠蠟燭或煤油燈照明,但蠟燭一不小心就會在貧民區引發火災。每年因此造成的死亡人數多達530萬。”李霞說。

由于自身的技術積累和外貿背景,加之對國內外市場的綜合分析考量,李霞決定將目光投向海外。

2009年,深圳市誠信諾科技有限公司(power-solution)開始嘗試設計解決用戶照明的太陽能產品。通過不斷摸索、改良提高,一款名為Candles Killer的新產品誕生了。這是李霞和她的團隊在非洲通過大量實地調查,研發生產出的一款專為金字塔底層人群定制的廉價太陽能燈。

“在非洲,貧困人群平均每個月要花一兩美元購買蠟燭進行照明,三四個月的花費基本與我們的太陽能燈的單個售價相當。而我們的產品在正常情況下可以連續使用3年。這就意味著3年內可以為這個家庭節約大約35美元的費用。同時,還能降低火災隱患并減少由于蠟燭燃燒產生的二氧化碳,對人和環境的危害幾乎為零。”李霞介紹說。

此后,“用綠色能源改善貧困人口的生活”成為李霞和她的團隊始終不變的初心。為此,他們不斷研發,誓用最好的產品改變世界。

李霞和她的團隊始終堅持在保證產品低價的同時,核心部件要盡可能使用好材料,并規定只有經過13道工序檢測的產品才能夠出廠。“我們使用的LED發光芯片是按照美國能源之星標準生產的,比市面上的普通發光芯片壽命延長了1倍,而亮度卻是以往蠟燭照明的3倍。一個普通的太陽能LED燈幾乎可以滿足家庭所有的照明需求,這是以前使用蠟燭照明所不可想象的。此外,我們使用的太陽能電池板也比市面上的普通產品發電效率提高了5%,讓太陽能燈充電速度可以更快,滿足用戶在特殊天氣時的用電需求。而在儲能部分,我們則選擇了國內領先的磷酸鐵鋰電池,使得充放電次數可以達到2500次以上,以確保3年以上的使用壽命。相較普通鋰電池,磷酸鐵鋰電池更安全,使用壽命也更長。”李霞說。

盡管已經在質量上有了保證,但李霞依然覺得不滿意。她的計劃是將產品價格壓得更低,讓更多的窮人用得起。“在早期產品里,太陽能燈支架成本占到總成本的20%,加上到達最終用戶所必須的運輸費用,就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如果能夠將這部分的支出砍掉,那么每個產品的單價可以再減少2美元。這是那些困難家庭一天甚至幾天的生活費用。”

為此,李霞和她的團隊制造了一款沒有標配燈架的太陽能燈,以便消費者可以使用隨處可見的廢棄礦泉水瓶代替燈架。李霞推出的太陽能手電筒則利用機身高度充當支架,方便貧困學生將其作為學習燈使用。“照明燈的燈泡和燈線也被設計成可以完全分開,使得當某個部件損耗時不至于將產品全部丟棄,真正實現‘壞什么換什么’。”李霞說。

漸漸地,李霞生產出的產品獲得了越來越多貧困人口的認可。隨著產品銷量不斷上漲,2012年,李霞又做了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決定:她要停掉其他生產線,專門為金字塔底層的人們生產太陽能燈。當時,這在公司內外都引起了不小的爭議。但在李霞的堅持下,這一決定最終得以執行。

此后,李霞又在2018年將產品進一步優化升級,推出全新的產品線,實現了極度欠發達地區太陽能燈的充值使用,也為這些地區的產品銷售商開展“以租代售”“分期支付”創造了條件。目前,李霞和她的團隊獲得的專利多達60余項,產品還在2012年獲得世界銀行授予的“點亮全球”項目(Lighting Global)的認證。這一項目也是世界銀行支持國際離網太陽能市場可持續發展,為尚未接入電網的12億人口增加能源供應的重要途徑。

面對已經取得的成績,李霞并不滿足。在不斷的用戶走訪中,她又將目光投向了對產品更深層次的開發。“在非洲一些極不發達地區,文盲人數占很大比例,其中又以婦女和兒童居多。由于包括醫療、教育在內的不少基礎設施和條件相對落后,當地很多人對流行疾病的預防與控制完全處在懵懂狀態。這也直接導致了非洲居高不下的流行病發生率及死亡率。”

那么,可不可以利用太陽能照明燈,將教育送到“最后一公里”?帶著這樣的疑問,李霞開始了全新嘗試,她的目標是帶領團隊把教育、疾病預防等知識裝在一個小小的屏幕里,并配合太陽能產品,打造一個全新的太陽能媒體。“我們希望向全球眾多的底層人口提供清潔綠色能源照明,同時通過照明設備上配備的包含信息儲存的屏幕,向他們傳遞與生活息息相關的知識,為他們帶來思想上的轉變,讓他們了解外面的世界,幫助他們成為能夠改善自己命運的人。”李霞說。

截至2018年底,李霞生產的太陽能產品已經出口到包括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在內的63個發展中國家,讓超過442萬個家庭受益,覆蓋人口超過3000多萬人,有效減少二氧化碳排放近330萬噸。

為了解決未來可能出現的電子垃圾等問題,李霞計劃于2020年在當地建立一套產品維修和回收體系。

2018年10月,李霞被亞洲開發銀行評為New Energy Leader(新能源領袖)。2019年10月,李霞收到聯合國基金會邀請,將于11月初赴肯尼亞參加Clean Cooking Forum論壇,并作為嘉賓發言。對她而言,這或許意味著一段新的旅程即將開啟。

如今,李霞和她的團隊在這條路上已經堅持了整整11年。11年里,也曾有人對她的追求提出過質疑:“BOP群體那么窮,能賺到什么錢?”但她卻說:“只要能為別人創造價值,賺錢只是遲早的事。”11年里,李霞不斷地告訴自己:“我來自BOP,所以,我更希望給別人打開一扇窗,給他一盞燈,帶來一些改變。”李霞甚至還把公司的口號定為Work for BOP and Bring BOP Up(為BOP服務,改善BOP)。而這也早已成為她心中不變的信念。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福彩开奖今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