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云南茶山村有個茶葉夢

臨滄是一座位于云南西南部與緬甸交界地帶的城市。在被譽為植物王國、物產豐饒的云南,即便是臨滄市這樣的邊境地區,也有自己獨特的自然資源優勢——茶葉。茶山村,就是臨滄市鎮康縣一個面積較大的村子,離中緬邊境南傘鎮72公里,面積36平方公里,是地處邊關的偏遠落后貧困村。全村10個自然村,22個村民小組,有農戶537戶。據了解,在扶貧工作介入之前,茶山村仍停留在傳統的經營種植模式上,主導產業如核桃、茶葉、堅果發展規模較小,總量較少,主要農產品缺乏深加工,產品附加值低;在產業發展方面缺項目、缺資金、缺技術,沒有形成真正的主打扶貧產業。而且還有暴雨、道路和進山大霧等“攔路虎”阻礙這個山村的發展。

中國貿促會云南省分會的扶貧故事就發生在這偏僻的邊疆山溝里……

工作隊常駐村

摸清產業扶貧方向

中國貿促會云南省分會長期實地參與和摸索著茶山村的扶貧脫困。2016年4月12日至15日,中國貿促會云南省分會會長劉光溪帶工作小組赴茶山村開展“掛幫包、轉走訪”工作;2017年8月15日,商務部駐昆明特派員李朝勝與中國貿促會云南省分會會長劉光溪赴茶山村就商務扶貧工作開展聯合調研。

經過前期認真調研和準備,2018年2月28日,云南省商務廳貿促會茶山村扶貧工作隊正式入村。有多年深耕茶產業鏈經驗的民建云南省委常委、云南省貿促會副秘書長譚云就是扶貧工作隊員之一。

初到茶山村,譚云和扶貧隊員們對村情做了詳細的走訪,了解致貧原因,詢問農戶想干的事,弄清楚了村民目前主要的收入來源和產業扶貧可能的方向。

由于茶山村面積很大,交通不便、地形復雜,扶貧工作隊員的入戶走訪需要跨過湍急的水流、小心翼翼走過竹橋,時常行走在山邊泥路上。有一次,為了看望一對父親去世、母親出走的小姐弟小月、小寶,扶貧工作隊員徒步走了7公里,克服著大雨、道路被泥石流沖毀、山上落石的危險。

譚云也卷起褲腿走村入戶,她看到村里近半數以上農戶家有茶地。除了養豬,茶葉是多數農戶的現金收入來源。但茶山村山高路遠,村里的茶葉翻炒曬干后到集市上賣要跑十多公里,而且銷量有限。通過深入走訪群眾、查閱資料,反復論證,譚云下定了以發展茶葉產業來實現村民收入增加的決心。譚云說,當地有茶,村民懂得種茶,只要把茶葉賣出去,就能產生源源不斷的現金收入。

為了加大對各項扶貧政策和扶貧工作的宣傳力度,譚云提出建立精準扶貧工作“茶山村扶貧”微信公眾號,提高干部群眾對各項惠民政策的知曉度,增強廣大農民群眾脫貧攻堅的積極性和主動性。這一舉措受到了廣大人民群眾的好評。記者統計,截至目前這一微信公號共發布文章50多篇。

扶貧工作隊相信,“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扶志扶智才能解決根本問題,他們摸索幫助村民提升茶葉加工水平、提高附加值。譚云利用單位和自身的資源優勢,舉辦培訓班,先后邀請昆明、普洱、臨滄、鎮康等地知名專家到村里教授制茶和養護茶樹技術,得到他們的指點,并邀請云南省商務廳廳長趙瑞君和中國貿促會云南省分會會長劉光溪到村指導扶貧工作,現場為村民鼓勁。

扶貧工作隊員介紹說,有時候培訓采用晚上講解理論知識、白天現場實踐教學的方式進行,讓村民活學活用,學到實用的技能,也提高了村民的學習積極性和主動性,很多村民晚上騎摩托車到四五公里外的村委會參加培訓。

不僅是培訓,扶貧工作隊還幫助村民解決茶葉生產制作中的各種困難。例如,在2018年上半年,扶貧工作隊一次就捐贈了2.4萬株茶樹苗給村民,幫助茶山村村民擴大茶樹種植規模。

在扶貧工作隊的努力下,一些茶企負責人也相繼來到村里考察古茶樹種植情況。企業看到茶產業的發展潛力,對市場有信心,表示愿意采購茶山村的茶做成產品。村民獲得現金收入后種茶的積極性進一步提高了。

全程孵育推廣茶品牌

幫農民增收

據了解,扶貧工作隊做實做細扶貧工作,從產品生產加工、技能培訓到產品標準化、品牌營銷一步一個腳印扎實推動下,茶山村茶終于迎來轉機。

譚云找到了鎮康縣曾多次獲得上海、深圳國際茶博會金獎的凝香茶業負責人柏冬香,并多次邀請她走進茶山村,希望能把茶山村的茶葉做好帶出去,把產品變成品牌,以品牌來樹立茶行業對茶山村茶葉的品質認知。

經過精心探索準備,一款飽含邊疆人民深情的扶貧品牌茶葉——“茶山村之邊疆之春”飛向了上海。2018年5月10日,“邊疆之春”在第十五屆上海國際茶產業博覽會(中國好茶葉)評比活動中獲專家組評審最高分95分,以高出第二名平均分3分的好成績獲得大賽最高獎,被授予“特別金獎”。譚云將獲獎證書捧回了村里,好消息很快便傳開了,得知消息的茶山村村民們都在說著這件事,臉上洋溢著開心和自豪的笑容。

借助商務廳和貿促會會展平臺,譚云積極帶領企業參加推介活動,促進茶葉的市場銷售。記者2018年6月在連日陰雨的昆明看到,“邊疆之春”先后亮相中國-東南亞商務論壇、中國-南亞商務論壇和南亞博覽會,并成為“華茶夜話”節目的貴賓接待用茶,被各國賓客品嘗。

隨后,在2018年10月17日國家扶貧日當天,譚云、扶貧工作隊隊員蔡文杰和幫助茶山村的茶企——鎮康凝香茶業有限公司負責人,在2018上海市對口幫扶地區特色商品展銷會早早擺開了茶臺。“邊疆之春”獨特的氣韻和口感吸引了很多上海老茶客來到茶臺前品茶,扶貧工作隊隊員耐心地為客人講解,認真奉茶。前來體驗的何女士不僅現場購買很多茶葉,而且表示將適時組團到臨滄市考察;一位上海老人還親自為“邊疆之春”量身定制了展示盒。趁熱打鐵,10月19日,扶貧工作隊在上海業余大學德潤書院舉辦了“邊疆之春”品茶會,與社會各界愛茶人士共同品鑒推廣茶山村茶。

此后,“邊疆之春”品鑒會開到武漢、鄭州和深圳等城市。

通過不斷努力,茶山村的茶葉得到很多茶友的認可,村里10多噸春茶借“邊疆之春”的東風全部銷售一空,而且還帶動了村里蜂蜜、草果、石斛等其他農副產品銷售。茶山村的茶葉還在淘寶網上線。

更多好消息接踵而至:2019年3月份,云南省商務廳援建的茶廠竣工生產;2019年7月,中國貿促會云南省分會支持的建國和永斌農民專業合作社完成工商登記。

經過近兩年的努力實踐,2019年茶山村村民實現茶業平均增收2000元。茶山村茶已具備國內外品牌知名度,眾多茶商、茶友慕名到茶山村參觀、采購。村民的制茶信心更足了,制茶場所、設備正在升級之中。

一年多來,譚云推動并開展工作日志制度,駐村扶貧工作隊做了100多頁的日常工作記錄,受到了省市縣各級部門的表揚。這一年多,扶貧工作隊員們和村民的心拉得更近了,譚云在村里有了一個新名字──“譚姐”。她感慨地說,“在茶山村的扶貧經歷和想象中每年入村1至2次看2戶貧困戶的方式完全不同,駐村以來臉曬黑了,眼熬紅了,鹽也吃得重了。”雖然已經離開了駐村扶貧的崗位,但譚云始終關注茶山村的的發展,她說,“一年臨滄人,一世臨滄情”。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福彩开奖今晚